江西多乐彩开奖信息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培訓動態 > 干教動態 >
用學術講經典著作
來源:《學習時報》(2019年03月01日 第A9版)        發布時間:2019-03-07
賈建芳
  用學術講經典著作,是“用學術講政治”的教學要求,更是經典著作內在品質的要求。堪稱經典的著作,都是自己時代的產物,都是內具學術框架和學理邏輯并回答時代之問的學術著作。這就要求解讀者用學術框架、以問題為導向、按學理邏輯解讀經典著作,真正讀出經典著作的理論境界和思想價值,起到“舉一反三”“觸類旁通”“讀書破萬卷”的作用。從目前經典著作導讀課看,還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有照原文逐段逐句夾敘夾議的注釋性解讀,有簡單、機械“服務”時政的解讀,也有按個人理論專長或興趣偏好來取舍重點的選擇性解讀等。這些解讀方式雖各有特色,但往往把經典著作的當代價值定位于現實政治話語或時下熱門話題上。這種“理論聯系實際”的解讀方式有些是直觀的望文生義,有些則是機械地觀照現實甚至牽強附會,實際上極大地淡化、弱化甚至扭曲、淹沒了經典著作的思想、理論和學術價值。在全國干部教育培訓強調“用學術講政治”的新形勢下,我們要重新審視所有授課是否符合這個新要求,當然也要對如何講好經典著作進行再認識。本文嘗試以解讀列寧晚年著作為例談談用學術講經典著作的體會。
  用內在的學術框架講經典著作。講課要用學術框架,這是“用學術講政治”的基本要求。如果說一般專題課所用的學術框架是來自經典著作特別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經典著作中的基本原理,那么,經典著作導讀課所用的學術框架則須是經典著作內具的。用經典著作內在的學術框架講經典著作,是原汁原味地讀經典著作的首要原則,也是經典著作的品性決定的。經典著作的靈魂和生命是其思想和學術價值,首先是學術框架的價值。導讀經典著作,首先要抽象出經典著作的學術框架。經典著作的學術框架多在“燈火闌珊處”,必須“眾里尋他千百度”后才可能抽象出來。這個學術框架應是蘊涵在經典著作中且能運用來讀通全文內容的核心觀點(基本原理)。對這個核心觀點,既要用它驗證經典著作的基本思想,又要用歷史的辯證的唯物主義和人類社會發展史來驗證它。經過驗證確定的這個核心觀點就是解讀該經典著作的學術框架。運用這個學術框架來解讀經典著作,才能準確把握作者的立意,抓住整個著作的綱領,讀出經典著作內蘊的理論力量和精神力量。如果不用學術框架解讀,那就會讀得隨意隨性,讀得瑣碎干癟,使經典著作失魂、失根、失色。我長期學習研究并講授列寧晚年著作,經歷了一個從碎片化到整體性、由淺入深的探索過程,終于認識到列寧晚年最大的理論創新、最重要的理論貢獻是他把世界歷史發展規律的一般性與特殊性統一起來,把落后國家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特殊性與發展現代文明的緊迫性統一起來,從而堅持并發展了馬克思恩格斯的“兩個必然”理論,解決了較落后國家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基本理論問題。列寧這個創新思想的雛形在列寧晚年著作《論我國革命》中。列寧指出:“世界歷史發展的一般規律,不僅絲毫不排斥個別發展階段在發展的形式或順序上表現出特殊性,反而是以此為前提的。”列寧的意思是,俄國等東方國家先奪取政權后發展現代文明的特殊性,并不違背世界歷史發展的一般規律。反復通讀列寧晚年著作,對這個思想進一步提煉、提升,最后抽象出“世界歷史發展規律是一般性與特殊性的統一”。這就是列寧晚年著作的核心觀點,是揭示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一個基本原理。用列寧晚年全部思想來看這個基本原理,它的確是貫穿其中的靈魂;用唯物辯證法和世界歷史發展進程來考量和驗證這個基本原理,也是成立的。因此,這個基本原理可以作為講授列寧晚年著作的學術框架,就是把“世界歷史發展規律是一般性與特殊性的統一”貫穿于解讀列寧晚年著作的始終。如果把解讀列寧晚年著作的內容分為基本問題——基本思想——歷史地位三個部分,把這個學術框架貫穿于這三個部分加以分析,就會清晰地看出,“基本問題”必然歸結為蘇俄的特殊情況與理論“常識”之間的反差;“基本思想”必然是相對落后國家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既反映了世界歷史發展規律的特殊性,但又不能違背世界歷史發展一般規律;“歷史地位”必然定位在列寧的理論創新與馬克思主義相關理論之間的關系、與落后國家社會主義建設得失成敗之間的關系上。這樣來導讀,才能避免隨意和瑣碎,避免把列寧晚年思想降低到經濟、政治、文化建設思路上,避免把其價值定位在它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政治、文化建設的啟示上,才能達到或者更接近列寧晚年著作的本意和應有的思想理論境界。
  以問題為導向講經典著作。解讀經典著作的問題導向可以分為三個層次:一是經典著作的作者所處時代環境和力圖解決的問題。馬克思說:“問題就是公開的、無畏的、左右一切個人的時代聲音。問題就是時代的口號,是它表現自己精神狀態的最實際的呼聲。”馬克思恩格斯著作解答的根本問題是他們那個時代怎樣實現無產階級和全人類解放和自由全面發展。列寧著作回答了人類解放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遇到的新課題,即無產階級和被壓迫民族怎樣實現解放和發展。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著作是以問題為導向的典范。我們導讀他們的著作,當然要明確他們要解決的問題,包括宏觀、中觀、微觀層次的問題。二是學員普遍想了解的問題,如為什么在不同時期都要讀這個著作、今天讀這個經典著作有什么用、應當把握什么內容等。三是學員的困惑,包括對這個著作應該知道但不知道、對其中的重要內容或原理應該想對但卻想錯了、雖然想到了也想對了但是表達不清楚等問題。三個層次問題中,前兩個層次是導讀經典著作必須解決的基本問題,第三層次則是導讀經典著作的重點難點問題。就講授列寧晚年著作而言,第一部分應講第一層次的基本問題,即列寧晚年遇到的難題,這就是蘇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物質文明基礎和內外部環境不同于既有理論預設,現實與理論的反差引起了各種疑慮和非議,列寧要回答經濟文化比較落后國家在特殊歷史條件下是否應當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重大的新課題。第二部分解決第二、三層次問題,就是把列寧晚年要回答的問題具體化為“革命”(十月革命是否具有歷史必然性和合理性?)和“建設”(比較落后國家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兩大問題,運用學術框架,按照列寧的思想邏輯,分別分析兩大問題,最后概括出列寧晚年著作的基本思想,解決為什么學、學什么、有什么用的問題。在此過程中,針對學員思想深處的問題釋疑解惑,如十月革命有沒有搞錯、是不是搞早了?比較落后國家走上社會主義道路是不是“早產兒”、要不要補資本主義的課?蘇聯模式與列寧的思路有何異同、蘇聯改向是不是歷史的必然?只要扣住列寧的初衷和理論邏輯把這些問題講透了,那么,當時那些關于十月革命違背了馬克思主義、違背世界歷史發展規律等非議就會不攻自破,與之相關的所謂“早產論”“宿命論”“補課論”“跨越論”和“崇拜革命論”“告別革命論”等方面的思想誤區就能不證自清,從而堅定學員對馬克思列寧主義和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念和信心。第三部分從歷史發展規律的高度上進一步解決學員在理論聯系實際時雖感覺到但說不清楚的問題,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列寧晚年建設社會主義的思想有什么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否符合人類歷史發展規律、怎樣認識現代化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意義等。
  用學理邏輯講經典著作。經典著作包含理論原理,自帶學理邏輯,有的清晰可見,有的潛藏其中,需要“解讀”出來。對一些學理邏輯比較含蓄、婉轉的經典著作,更需要反復研讀,經過一番思考后才能提煉概括出來。其方法是以問題為導向,先確定邏輯起點,再按照學術框架概括出學理邏輯。如馬克思的《資本論》以商品為邏輯起點推導出“兩個必然”理論,學理邏輯嚴謹。導讀《資本論》,必須講出這個學理邏輯,才符合馬克思的原意,才能展現其理論力量、思想力量和學術價值。解讀列寧晚年著作,應以“革命”和“建設”兩大問題為導向,以現實與“理論常識”的反差為邏輯起點,從兩大問題分別展開其學理邏輯。列寧運用唯物辯證法解決“革命”問題的學理邏輯:是否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怎樣進行革命并不取決于人們的主觀愿望,而取決于主客觀條件的合力,十月革命的勝利是特殊歷史條件下合力作用的結果,是有特殊性,但具有歷史必然性和合理性,不要用一般性否定特殊性。這自然就批判了那種說俄國生產力落后不具備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條件的論調。列寧運用唯物辯證法解決“建設”問題的學理邏輯:蘇俄在特殊歷史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的道路必然特殊,只能迂回地過渡到社會主義,但不能違背世界歷史發展的一般規律。解決“革命”問題是解決“建設”問題的前提,兩大問題統一于學術框架。運用學術框架解讀列寧晚年思想,其學理邏輯就是:蘇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道路的特殊性是世界歷史發展規律的體現,既不要用一般性否定特殊性,也不能因特殊性而違背一般性,必須遵循世界歷史發展的一般規律,在奪權政權后必須全力以赴發展現代文明,趕超資本主義文明水平,才能取得社會主義的最終勝利。這就是列寧開創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理論邏輯和初衷。蘇聯模式是當時主客觀條件綜合作用而成的,歷史成就巨大,但是后來僵化了,代價沉重,其失敗正是違背列寧初衷的結果,其理論根源是違背了落后國家建設社會主義的邏輯,忽視了現代化和發展現代文明的重要性和基本規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列寧晚年思路的延伸和超越。
  總之,只有用學術講經典著作,才能講出經典著作的原意和境界,釋放經典著作跨越時空而不朽的光芒,才能達到經典著作本身的思想高度、視域廣度、理論深度和邏輯力度,才能使學員如醍醐灌頂,既思接千載,又照明當下,也才能避免那種瑣碎的注釋性解讀、那種牽強的“政治性”解讀、那種隨意的選擇性解讀。如用“世界歷史發展規律是一般性與特殊性的統一”的學術框架,按列寧思想的邏輯,以“革命”和“建設”問題為導向,概括出具有學理邏輯的思想。這樣的導讀從世界歷史發展規律的高度來認識列寧晚年思想和世界社會主義理論與實踐,就超越了那種僅從黨派偏見和意識形態斗爭需要的視角來看列寧與同時代人思想分歧的局限,超越了那種僅從新經濟政策、政治體制改革、文化建設等具體層面看列寧晚年思想及其價值的解讀方式,從而充分彰顯了列寧晚年探索和晚年思想的意義和價值。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務部副主任、教授〕
 
?
江西多乐彩开奖信息